a
【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计适明】(改编版--6)
时间: 2021-03-31 02:06:03

 他想到这里,阴沉的脸不觉露出笑容。正在这时,门开了,政府办公室的小凌走进来:「计主任……」他小声地叫了一句。  「你——你怎么来了?」计适明知道双规的时候是不允许任何人接触的。  小凌看了看身后:「县长要我过来看看你。」他说着悄悄地递给他一个纸团,计适明赶紧握在手里。然后他提高了声音说:「县长说快把问题交代清楚,好回去工作。」说完努了一下嘴,就走了。  计适明打开纸团,愣愣地反过来看了看两面,忽然笑了,那是一张空白的、什么字都没有的纸条,可计适明明白县长的意思,那就是什么都没有。他的心里一阵快慰,他知道只有这个时候县长才能拉他一把。  三天后的那个下午,没做任何结论计适明就被放出来了,他莫名其妙地坐上小王的车,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怎么会没有结论的?难道徐县长都打好了招呼?等小王叫了一声,「主任,下车吧。」他才清楚地看到已经到了县医院门口。  「干吗到这里来?」计适明坐在车上问。  司机小王拉开车门:「伯母她……」他嗫嚅着,看着计适明的脸色。  计适明的头轰地大了:「我妈怎么了?」  「您,您别急——医生说脑溢血,正在抢救。」  计适明的意识一片空白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小王架上去的。病房里摆满了鲜花,徐县长站在床前,看着医生为母亲做着处理。趴在床边的妹妹只是抽泣,看着泪水不由自主地哗哗流下来。  「哥——」她叫了一声,瘪了瘪嘴,想哭,却被医生制止了。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刺激病人。  「县长!」计适明感激地看了一下徐县长,随即觉的徐县长的手紧紧地握住了他,一股暖流迅速地涌上了计适明的全身。他俯在母亲床前轻轻地叫了一声:「妈――」声音哽咽着,泪水迅速流了出来。  「老太太气急上火,引起血管破裂。」医生小声地解释着。  「情况怎么样?」计适明看着母亲双目紧闭紧张地问。  「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,但仍不见好转,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还不好说。」  医生客观的解释着:「不过,我们正在全力抢救。」他说着看了看县长,那意思是县长都交待了,我们还不是全力而为?  「计主任……」坐在医院的接待室里,徐县长劝慰着计适明,「老太太的事就看天意了。」  「县长,怎么会这样?」他抽搭着鼻子悲咽地说,他知道老太太听到他的消息,惊吓过度,导致血压升高,造成脑部出血。  「唉——老太太是受不了打击,才出的意外。」徐县长沉吟了一下,背着手来回踱着步:「你的事我会尽最大努力,不过你也有个思想准备,现在关键问题是,有人抓着不放,我从侧面了解一下,还是开发商内部出了问题,如果牵扯到你我,我希望你能承担起来,这样我们还有周旋的余地。」县长看着他,寄予无限的希望。  「这——你放心,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会把你当作大哥待。可我——就是放不下我妈。」看着母亲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,计适明心如刀割,如果母亲去了,自己还有什么心思。  「这我知道,人的命天注定,相聚也是一种缘分。伯母对于你来说,不仅仅是母亲,更是你生命中的唯一,这――我何尝又体会不到。但不管出了什么事,你都要挺起来。」  「我……」计适明蹲在地上抱了头。  「看你——什么样?」徐县长有点恨铁不成钢:「你可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,这个时候,你不能倒。」  「大哥——」计适明第一次使用了这种称呼,他殷切地看着徐县长:「我宁愿用我的一切换取母亲的生命。」  「可那是能换的来的吗?」徐县长满含感情地小声地说:「适明,我们都把母亲——」他说着看了看外面,回过头来,「把母亲看作自己的女人,甚至比自己的女人还重要,这一点我理解,可我们能白头偕老吗?」  计适明知道县长说的是实话,年龄相差悬殊,必定母亲会先他而去。  「可我们得好好地活下去。万一老太太不行了,你也要节哀。」  计适明没有再说什么。「听说你老婆回了娘家。」徐县长本不想在这个时候说,可又不得不说。他担心说出来计适明会承受不了,妻子在这个时候离他而去,可见并不值得留恋。  「她……她……走了?」对于妻子的离开,他并没多大的震撼,只是感到有一点意外。怪不得进来的时候,没有看见她。  「你母亲躺倒的时候,她帮着送到医院,就不见了人。适莲后来才打听到,有人看见她收拾一下回了娘家。」  计适明觉着不是滋味,夫妻虽没有多少情分,但在这个时候离开,多少让人感觉到愤恨。  「走了倒省了心。」  「妈——」计适明这时忽然听到妹妹的声音,心里一颤,就在他起身想走过去时,看到护士匆匆地走过来:「徐县长,计主任,老太太醒过来了。」  两人都惊喜地随着护士走进病房。  「小莲——你哥哥……」母亲爱恋地抚摸着女儿的头,慈爱忧伤的目光在屋内巡视着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  「妈——」计适明知道母亲叹气的原因,忙趋前一步,母亲听到他的声音,眼睛一亮,虚弱的脸上放出光彩:「你……你回来了?」跟着想欠欠身子。却被计适明按了下去:「妈——你躺着别动。」  一颗清泪从母亲的脸颊上流下来:「你回来,我就放心了。」  母子俩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,计适明那一刻觉得从没有过的幸福。  母亲的脸上仍留着很多疑问,计适明为了安慰她,握着母亲的手用了点力气,传递着母子相知相恋的信息:「没事了。」  母亲一手搭在他的手上,仔细端详着儿子的面庞,责怪地说,「你已经是领导干部了,凡事要多想想。」目光里就满注着希望。  「妈——」这个时候,这个地方,不便多说,计适明只是通过手表达着自己的意思。  「徐县长……」带班医生恭敬地叫了一声,徐县长转过身,医生悄悄地俯在县长耳朵边:「老太太情况不太好。」  「嗯——」县长惊讶地拖长了声音。  「这个情形一般都是回光返照,请计主任安排一下。」  徐县长一下子呆了,老太太这么好的精神难道会有危险?不过他也确实听过这种事情,看看老太太脸色苍白,浮着一层红色,他知道医生应该是有相当根据的。  老太太一手攥着一个,紧紧地拉着,「小明——你妹妹还没成人,你要多照顾她……」  她似乎语言又止。计适明看了妹妹一眼,点点头。徐县长就明白应该给他们母子留个空间,让他们说说话儿。  「适莲,你过来。」县长亲切地叫了一声,医生赶紧给在场的护士们使了个眼色。  徐县长拉着计适莲的手,轻轻地带上门:「你去给伯母拿件衣服。」他说着叫了一下自己的司机,「你和她一起去计主任家里。」司机应声而去。他安排完这一切,心情感到无比沉重,这对于计适明来说太不公平了。  母亲看着众人离去,欣喜地握着儿子的手,脸上溢着一层笑,计适明俯在母亲床前,伸出手抚摸她的头发,「妈——让你受苦了。」  母亲慈爱地看着他,仿佛要把儿子的一切记在心里:「妈心里惦记的就是你。」  她说着泪花充溢着眼睛,「那天听说你出了事,妈就像天塌了一样,小明,你是妈的顶梁柱。」  「妈——你别太担心。」计适明看着母亲眼里流露出少有的爱恋。  「我一时就六神无主,天塌地旋,哎……妈这辈子积善行德,没做过亏心事。」  她说着,脸上就有一层异样的东西,「也许――也许祖宗惩罚我,小明,妈跟你……」  计适明打断了她的话,不让她说下去:「那是我们俩的事,怪也不会怪你。」  「我就是怕对不起祖宗。」她心里一时解不开。  「你让儿子有了奔头,光宗耀祖,祖宗感激你还来不及呢。」  母亲听了幸福地说:「只要你好,妈就知足了,妈就是进十八层地狱也不后悔。」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说:「妈就是放不下你。」  「妈……我知道。」计适明端详着母亲的脸,摩挲着她熟悉的轮廓。母亲的鱼尾纹又深了一层。  「可妈好不了了。」母亲浅浅地笑着,伴随着一丝遗憾,眼看着天花板,仿佛一切都让她放不下。  「别胡说!」计适明堵住了母亲的嘴,不让她说下去。母亲就把手叠加在儿子的手上,慢慢摩挲着。  「妈知道自己什么情况。」她有点接不上气。「妈就是告诉你,我已经三个多月没来了。」  计适明仿佛不理解母亲说的话,捂住母亲嘴的手变成抚弄她的嘴角,「什么没来?」  「都是结了婚的人了,傻样。」母亲不知为什么忽然说出这么一句亲昵的话,听在儿子耳朵里怦然心动。「妈三个月没来例假了,估计已经有了。」  计适明听着母亲清晰的话语,激动地说:「你是说,怀上了?」想起刚才母亲扭捏作态,心里忽然就甜丝丝的,跟着就回了一句:「人家结婚也没多少经验。」  母亲苍白的脸浮上一层红晕:「我原本想再过一两个月再告诉你,让你感知一下做父亲的幸福,那时你会听着孩子在里面跳着、动着,可现在怕不行了。」  「妈——你别胡说。」计适明沉浸在巨大的快乐中,「你快好起来,我们回家。」他原以为母亲醒过来了,离康复就不远了。  「哎……」母亲听了,一颗清泪从眼角流下来,慢慢地流到枕头上,计适明赶紧用手替她擦掉。  「妈何尝不想。」喘息了一下,又说,「妈想你体验到那种快乐后,就和你一起找个地方做了,也不枉你和妈好……一场,妈就是死也瞑目了。」  「妈……你会好起来的。」计适明握着母亲的手,眼睛里满是喜悦的光。  「小明……妈让你失望了。」  「不……这里有最好的医生,你不会走的。」计适明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老是这样说。  「哎……」母亲长叹了一口气,似有无限凄凉。「你要是想感知,就摸摸妈的肚子。」  计适明伸手到母亲的小腹上,从母亲圆圆的肚脐摸起,再到四周,渐渐地又回到母亲的肚脐以上,忽然在母亲微微的喘息中,他似乎感觉到一丝异动,他一动不动地把手放在那里,那丝微弱的抖动从母亲的肚腹中又跳了几下。  「妈——是不是这个?」计适明眉目间流露出无限的惊喜,没想到在自己多年前孕育的地方,又孕育着自己的子孙,这说什么也是自己想不到的。  母亲似乎也略有感知:「天意!」她幸福地笑了,「小明,这是上天的安排,老天爷给你的恩惠。」  「妈……这真的是……」他抚摸着,自言自语:「真的是我的?」  「你怀疑妈……」  「不……不……」计适明赶紧纠正:「我就是不敢相信,我竟然在你里面给你……」那跳动似乎更明显了。  「妈……是不是就是在孕育我的地方?」计适明幸福地语无伦次了。  「不是在那地方,妈难道还有两个子宫?」  计适明赶紧接着说,「妈……你应该有两个子宫。一个孕育儿子,一个孕育孙子。」他惊喜地摸索着,渐渐地摸到母亲高高的阴阜上。  「傻孩子,妈就是有两个子宫,也不可能有两个……」  计适明意识到母亲要说什么,赶紧堵了回去:「妈……我就是要你有一个。」  他说着直接摸了过去:「你有一个,我才能找到回家的路,我们母子才能真正感受到彼此相爱。」母亲的那地方软软地,潮湿温暖。  「我们多久没做了?」母亲似乎从鼻子里哼出那句话。  计适明想了想,自己被双轨的前天到现在:「一个星期了。」从母亲毛蓬蓬的毛窝窝里探进那温暖的暖肉里。  「妈好想和你做个了。」  计适明回头看了看紧闭着的门:「妈——」他没想到和妈这么长时间,母亲第一次提出要求,他刺激地用手探进去,拨弄着母亲那两条硕大的阴唇。  「小明,去看看门关好了没有。」她闭上眼等待着儿子回答。  计适明悄悄走到门口,拉了拉门,没拉开,他轻轻地喊了一句,「小莲——」  没人应答,似乎有人在外面把门锁上了。  他想趴到门上往外看,却什么也看不见,原来这个高级病房的门玻璃都是贴了膜的,无论从外往里还是从里往外都看不见。  计适明放心地走到床前,小声地说:「妈……谁把门锁上了。」  母亲闭上眼没有回答。计适明就悄悄地爬上床,掀开了盖在母亲身上的床单。  这是在医院的病房里,自己竟然敢和母亲……他的心比第一次和母亲做都跳得厉害。  母亲穿的是病服,自然没有系腰带,计适明轻易地脱下母亲的裤子,一双肥白的大腚摊在床上,磨盘似的,母亲的阴户由于自己刚才的扣弄,有点肿胀,大阴唇外翻着泛着湿润的光。  「妈……」计适明担心在这个时候,母亲受不了冲击:「你还行吗?」  「妈要你试试妈那里成不成……」母亲蜷起腿,两瓣阴户外分着,形成一道宽宽的裂缝。  计适明冲动地趴上去:「妈……好妈妈。」他一边脱着裤子,一边跪了下去。  谁知这时闭着眼睛的母亲竟然伸出手来,从她的身边摸向儿子。  「小明……」儿子的鸡巴已经攥不过来,在母亲的手里爆挺着。  计适明感觉到母亲尖尖的手指从自己的龟头一点一点地往下摸,在龟棱处两指圈起来环绕了一下,象是估摸一下粗大,然后慢慢地贴着那青筋爆起的茎身往下游走,计适明的鸡巴跳动着,喉咙里咕噜咕噜地响,多少次自己都是带点强硬地上了母亲,没想到今天母亲竟然主动地和自己……  「妈……」母亲的花朵已经淫猥地盛开着、怒放着,看得计适明想进入,何况那里面已经撒上了自己的种子。  母亲的手从连着皱巴的包皮轻轻地触摸那耷拉在腿间的卵子,然后她握起来,攥了一把,又紧紧地捏着,捏的计适明感觉到微微的痛感。他不得不顺着她的手劲往前移,他看到母亲的身子也在往下移。  「小明……妈今天就给你一次,你是妈的好男人。」母亲微弱的声音,充满了无限的诱惑。  计适明没想到母亲会这样叫他,男人,母亲真的叫他男人。  「妈——」他冲动地想抱住她。  「叫我小慧。」计适明知道小慧是母亲的乳名,他轻轻地叫了一句:「小慧。」  母亲张了张口应了一句:「小明。」  一时间浓缩了无限的柔情蜜意,仿佛两个小儿小女在热恋。  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挑逗,和亲生母亲裸体相裎,叫着母亲的乳名,计适明看着母亲的性器趴了下去。  「小慧,我的女人。」他扶起鸡巴在两人密切接触的空间里摸索着母亲的阴户,对上了,鸡巴在那里来回划开母亲的阴唇。  「小明,我是你的女人。」母亲幸福的声音让计适明拱开了那个通道。  「小慧,你的屄。」在母亲那里划了一把,感觉到母亲颤抖着,将腿再次分开。看着裂开的阴户,计适明徐徐地插进去,母亲的阴唇包裹着那紫胀的青筋暴起的鸡巴一点一点地吞入。  「小慧,我肏你。」他刺激地在母亲的身体里抽动着,看着一股股白沫泛起来,涂抹到自己进进出出的鸡巴上。  房间里响起母亲微弱的呻吟,刺激着计适明的神经,他托起母亲肥大的屁股,将阴户高高地贴在自己的腿间,耸动着屁股顶入,母亲的两个奶子随着抽动上下颠动着,勾引起计适明更张狂的性欲。  「小慧,小慧。」他抓住了奶子,揉搓;下身死命地挺进去,感觉母亲子宫的温暖,他知道,那里有着他们母子最新的结晶。  母亲的气息显得粗重奔放,胸脯随着两个奶子的颠动,剧烈地起伏着,手紧紧地抓住计适明腿间跃动的卵子。  「小明……快点!」身下的母亲催促着,使出很大的力气拱起身子迎合,计适明感觉两人就如嵌入了一般,性器和性器吞裹着、包容着,母亲就如一个硕大的吸盘,严丝合缝地和他焊接在一起。他奋力地冲刺着,喊着母亲的小名,「小慧……小慧……」那种快感真的膨胀了,没想到这个时刻,他能叫着母亲的乳名干着她。  「啊——啊——」母亲大口喘着气,抓捏他卵子的手加大了力气,计适明感觉到血直冲头顶,怎么这么快?他下意识地想抑制住,却感觉到那快感迅速地扩散。  「妈——妈——」母亲强挣着仰起头,流满了汗水的脸上布着幸福地笑,计适明看着母亲抽插,互相咂腻着对方的嘴唇,母子两人对视着,计适明狠狠的挺动,仿佛要把母亲穿透,他一边抽插着,一边想从母亲的表情里看出性交的快乐。  身下是自己的母亲,奸淫的是自己的亲娘,这种快感只有乱伦过的才能体会出其中的滋味。  「小慧,你是小明的女人。」计适明在母亲里面左右钻动着,那股要命的感觉已经从会阴部直喷而出,忽然母亲浑身僵直地冲向自己,跟着他感到母亲一阵抖索,阴道内喷出白白的粘液,下身潮水般地喷涌而出,击打在他的龟头上,跟着他知道母亲出精了。再也受不了这种冲击,计适明紧紧地抱住了母亲的身体,浑身抽搐着大股大股地射进去。  含住母亲的嘴唇,计适明在喷射中亲吻着,传递着子欢母恋的爱意,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融合,就是在他结婚的当天晚上,他都没体验到如此缠绵的爱意,性需要的是彼此情感交流,是全身心地投入,今天他们母子做到了,情和意上下贯通着,爱和宠彼此传递。伏在母亲的肚子上,计适明第一次感觉到和母亲真正的身心融合了。  「小慧,小慧。」计适明一遍一遍地叫着,任由鸡巴在母亲里面脉动着。  喘息声和呻吟声渐渐消失的时候,房间里显得很静,就连钟表的滴答声都清晰地映入耳朵里。计适明忽然意识到这个时刻不能再长,他捧起母亲的两颊,想和她做个甜蜜的举动,却看到母亲紧闭着双眼,鼻息里一点气息都没有了。他吓的赶紧晃了一下母亲,却发现母亲原来搂紧他腰部的手也软下去,难道母亲——  全身一下子紧张起来,但脑海里还是有一点清醒,越是在这个时候,越不能慌张。「妈——别吓唬我。」他想扶起母亲的身子,随即用手探了探母亲的气息。  他的心一下子镇定了,母亲真的走了,她是在自己弥留之际和爱她的儿子做了一次倾心的爱的交流。  他强忍着悲痛,从母亲的身上爬起来,母亲的阴道里面还温暖如初,那粘满液体的阴毛和自己的交错纵横着,皱皱巴巴的阴唇被自己挤压的软瘫在大腿两侧,看起来更加淫猥。  计适明两手插入母亲的臀下,轻轻地活动了一下,让鸡巴渐渐地从里面脱离出来,软软地鸡巴无精打采的,象是给母亲最后的致哀,马口里流露出两人的混合液,象是悲痛之极的辛酸之泪。  看着鸡巴完全脱离母亲的阴道,他一时泣噎成声:「妈――小慧,你就这么走了。」  静静地面对母亲,计适明默哀了一分钟,这是一个和母亲有着暧昧关系的儿子所做的特殊的告别仪式,裸体告别。然后他爬起来,从床头上拿起卫生纸,小心地擦拭着母亲的阴户,给她穿上了衣服,轻轻地拉了一下被单,盖上了,又最后望了一眼母亲的面容。  就在他匆匆地擦完自己鸡巴上的粘液时,他忽然想起了什么,拿着卫生纸的手颤抖着,又掀开母亲的衣裤,再一次撑开母亲的阴唇,贪婪地看了最后一眼,他真的想,想把她留下来,这个日日夜夜给与他无限快乐、令他无限着迷的阴户,看着鲜红的、无比娇嫩的肉体,他把刚刚擦完自己鸡巴的卫生纸送进母亲的阴道,他知道按照母亲的心愿,她希望和儿子永远在一起,即使在那个世界里。也许有一天,和母亲相会的时候,母亲会幸福地让他取出来,然后他们再热烈地做一次爱。  做完了这一切,他叫开了门,轻轻地对着护士说:「老太太走了。」  看着护士们手忙脚乱地涌进,他依在门框上,放声痛哭。 就去吻 就去干就去吻综合就去吻网j酒色网酒色网新地址酒色网最新网址

上一篇:【月落西窗】第五卷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(8下 下一篇:【欲望爱母】(第二十五章 七日之痒 前篇)